【青黄】专属编辑 02 凉太

糖心蛋:

小情歌写得我憔悴,于是先写写可爱又欢乐的编辑濑和作家峰,此凉太非彼凉太,卖个关子先!(更的慢就尽量每更长点


02 凉太


男神是带几分黑道味的糙爷们!


这一事实尽管让黄濑经历如卡特里娜飓风般的冲击,但脑子迅速过一遍男神妙语箴言后,破碎的金字塔顷刻重建完毕。


古人云,切莫以貌取人,黄濑唾弃自己这些年读的圣贤书都喂狗吃了吗?关键时刻仍沦落为三俗的颜控,实在不应该!虽然他也没读过多少圣贤书,范围仅限于跳跳家的漫画以及……黄濑抬眼看了看满屋子乱转不知道在急什么的dark老师,心情复杂的承认这人的书便是他文学造诣的全部。


“唉……”黄濑深深叹口气,想起每读完男神新作夜不能寐在床上嗷嗷嚎叫的日子,曾经的幸福蒙上一层诡异的忧伤,不过脑残粉总有特殊的双标技巧,他想老师一定是因为在创作上呕心沥血,耗尽全部精力,才没空捯饬自己落得这般憔悴。


这么一想,鸡血瞬间熊熊燃起,连看对方的眼神都带上一丝莫名的慈祥——我一定要好好照顾你,老师!完全忘了编辑的工作并不包含保姆这一项的黄濑,偷偷下决心,仿佛那层黑皮之下流淌着的是知识的海洋。


男人被黄濑盯得浑身发毛,怒吼道:“你看什么看,快帮我找凉太!”


“???”黄濑眨眨眼,没懂,心想,我不就在这里吗?


那人见他没反应,拎起他后领就往屋外走,一边走一边絮絮叨叨,“早上起来还蹲床边转眼就不知溜哪儿去了,烦!”


我什么时候蹲你床边?难不成我半夜梦游误打误撞来过你家?哇靠,竟然错过这么多次与男神亲密接触的机会!黄濑懊恼的想捶头,大脑自动搜索如何清醒梦游的方法。


呃……不对,他发现自己从进这屋开始脑子就不大正常,于是拉住dark老师,认真的说:“我不就在这里吗?”


“哈?”dark老师以一种看精神病人的眼神盯着他,“我说我的凉太!”


哎呦,还你的!黄濑莫名害臊起来,突然感觉无法直视大神。


沉浸在自我陶醉中,黄濑自然没有注意到大神正火速奔向电梯,等他反应过来,电梯门正在闭合。


“老师等等我啊——”黄濑百米冲刺般追上去,电梯门合上的瞬间便是想刹车也来不及,惯性促使他往前倾。


砰——额头再度负伤。


黄濑捂着倒霉催的额头,一个不好的猜想突然划过脑际——这,老师该不会……稿子没写完临阵脱逃了吧?


别啊,我的稿子!黄濑拔腿就往紧急出口跑,他还不想第一天上班就被炒鱿鱼,否则夸下海口跟死老头死磕到底的气势就要被群嘲到西边去了!


黄濑登登登从57层爬下来,就差累吐一口血了!


没事住那么高干嘛,显得逼格高是吗?地震来了第一个遭殃的就是你!黄濑气喘吁吁的腹诽道,一个字都蹦不出,嗓子快冒烟似的,绕是他再脑残粉,此刻对老师也又爱又恨,要不是他平日注意保养身材没事健个身打个篮球,指不定这么一趟下来就嗝屁了。


老师在哪?


黄濑双手撑膝盖,眼睛向四面八方探索,只一看就轻而易举捕捉到撅着屁股在不远处的草丛中搜存着什么的老师。顾不上啪嗒啪嗒往下掉的满脑门淋漓的汗水,黄濑有些气闷的走过去。


“老师……”黄濑叫了一声,话还没说完就被他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嘿,你还好意思瞪我!


一丝怒火涌上心头,此时也顾不上这人是自己心中的白月光了,黄濑措辞严肃的道:“老师,今天是截稿日,您要捉弄我麻烦交了稿先!”


“槽,凉太!”那人突然惊呼一声,压根没把黄濑的话听进去,回头凶狠的呵斥他,“你嗓门那么大干嘛?”


“我……”黄濑妄图反驳,却见草丛忽然一动,然后有什么东西飞速蹿出来,速度太快以至于黄濑还没看清那家伙轮廓就见老师风一般追着那玩意跑远了。


“喂——”黄濑当即比出隔壁天朝流行的尔康手,对着那向光急去的黑色的背影捶胸顿足:玩我呢?!


还没等黄濑OS三十秒,那黑色身影就猛地折返,直突突的向黄濑冲过来,黄濑当即脚软想逃,那杀气腾腾的架势像是要把他按地上揍一顿。


我招你惹你了吗?


黄濑也不是软脚虾,掳起袖子暗想,他要是敢动手我就先一记右勾拳,天底下敢揍男神的恐怕只有他黄濑凉太一人了!


这么想着,“啪叽”一个软乎乎的东西突然贴脸上,黄濑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清,有些惊慌的手足无措起来。


“别动!”那个又爱又恨的声音骤然响起,瞬间将黄濑如钉子般定在原地,紧接着,他听见轻微的脚步声慢慢靠近,脸上那东西似乎有生命气息,毛茸茸的刮得他脸有些痒,他忍不住想去挠一挠,不料刚抬手,面上的重量蓦地一轻,眼睛重获光明。


映入眼帘的是大神堪称黑面杀神的脸,虽然挂满汗珠但表情比初见他时柔和多了,仔细看还能发觉唇角挂着一丝笑意。


这么近在咫尺的距离让黄濑暗呼不好,至于哪那不好,他说不清楚,鬼使神差的倒退三步与大神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这个距离正好让心跳恢复正常水平。


此时,他才看清大神手中那团东西,是一只垂耳兔,雪白蓬松的毛让它看上去活像一团糯米糍,双耳服帖的垂下,正歪着小脑袋用黑豆般骨溜溜的眼睛打望他。


黄濑生平头一次体会到什么叫萌化了,也跟着歪歪脑袋望回去。


小白团子望着大黄团子,大黄团子望着小白团子,这画面一时间让路过的行人纷纷驻足,更有高中女生kyakya轻声尖叫拿手机拍照。


“咳咳!”这般微妙的气氛大神有些受不住了,凶神恶煞的前后左右飞射几记眼刀吓跑围观群众后,便一手拎着白团子一手拎着黄团子哼着小曲回去了。


从进电梯到回家门,一路上老师心情都非常好,虽然面相凶恶看不出,但黄濑能深刻感受到他身上所流淌出来的喜悦。


“老师心情很好呢?”黄濑凑过去,围观男神对小白兔上下其手,他也好想摸一摸啊!


见他一副跃跃欲试却又不敢的样子,大神觉得这人还挺可爱,至少不像之前那些编辑那么唠叨烦人。


“你想摸?”大神难得没有黑脸,也没有用“嗯”“啊”“哼”之类的鼻音来回答他,大方把白兔往黄濑手里一搁,转身在键盘上咔咔咔敲起来。


白兔在黄濑手里翻个身继续打盹,圆滚滚的小肚子暴露在黄濑眼皮下,黄濑伸出手指轻轻一戳,就见白兔耳朵蓦然颤动一下,俩小爪忽的捉住黄濑手指,不动了。


太可爱了!!!!黄濑仿佛听见自己心如潮水般澎湃的声音。


黄濑把小团子搁腿上,拿起稿子校对起来,大神并没有逃稿的打算,正对着电脑奋力码字,方才误会了他,黄濑觉得有些愧疚,心想自己真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怎么可以怀疑男神的职业操守呢!


真是太不应该了!望着大神勤奋的背影,黄濑对他的憧憬之情又上升到新高度,前一刻的外貌冲击在心灵鸡汤的洗刷下压根不算回事,况且,黄濑捏了捏兔耳朵,满心欢喜的想自己果然没崇拜错人,男神虽然长得……不那么文学,但内心一定是个心思缜密富有文艺气息的人,否则也不会养这么个可爱的小家伙。


这么自我催眠,黄濑心里大神崩塌过一回的高大形象瞬间熠熠生辉起来。


黄濑一边偷瞄他专注的侧脸一边校稿,其实看习惯了,大神还挺……帅的,不是常人意义上的帅,而是特刚毅特男人的那种帅,不像自己随便笑一笑就引起女生阵阵尖叫,怎么说呢……


黄濑偷偷在稿纸背面写上“味道”——没错,就是越看越有味!想通的黄濑不禁对着这俩字笑出声来,一想到那些戳心窝子的话出自这冷峻阳刚男人之手,这种反差瞬即将黄濑心窝子戳得更软了。


黄濑鼓起勇气向大神搭话:“老师,你这兔子叫什么名字呀?”


回答他的是啪啪啪敲击键盘的声音。


黄濑不死心,又问:“老师,你累吗,要不我给你泡杯咖啡?”


“哐!”男神突然捶了一下桌子,恶狠狠瞪著他,示意:你再吵?


黄濑吓得咻的闭上嘴,乖乖坐回原位校稿,心下泪流满面哀嚎:完了完了我一定是被讨厌了……


正当他垂头丧气、有气无力,一边工作一边思忖如何与老师搞好关系时,“啪”,一个东西甩到跟前,拿起来一看,是个小小的U盘。


“好了,你拿回去交差吧……”大神从烟盒里敲根烟点上,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脖子,深吸两口后就要赶黄濑走。


黄濑这下心都快沉到谷底了,这才相处多久啊,他跟大神连十句话都没说上呢!尽管心有不甘,为避免大神对他烦上加烦,还是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


“喂!”


刚走到门口,黄濑就被大神突然叫住,他欣喜的回头:莫不是大神良心发现要留我吃饭?


“你想把我家凉太带到哪儿去?”大神一个箭步冲过来,不管不顾就凶狠的质问他。


明明是你赶我走,反倒问我要把自己带去哪儿,不对,我为什么要带自己走,不对,这都乱七八糟什么逻辑啊!


黄濑脑子被吼成一团浆糊,完全转不过弯,怔愣间感觉有股极强的力道在扯自己裤子,低头一看,恍然大悟。


原来那本在他腿上打盹的白兔不知何时醒了,四爪正牢牢扒住他的腿,跟块磁铁似的,任大神如何用力也不能把它从自己腿上扯下来。


“凉太,你给我下来!”大神冲白兔咆哮,一手扯黄濑裤子一手扯白兔。


“别扯啊!裤子要掉了!”黄濑快哭了,死命攥紧皮带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而那一人一兔视他无物,以他左大腿为战场开展人兔大战!


突然,一声极其尖锐的布料撕裂声划破空气,黄濑崭新的西装裤果然承受不住炮火攻击,壮烈牺牲了,一大截白花花的大腿从两掌宽的裤子裂缝中露出来,白晃晃得瞎人眼!


眼前猛然黑转白,那一人一兔仿佛受惊般骤然停下动作,同时抬眼看向黄濑。


兔子小黑豆眼弯了弯,咻的跳到他主人肩上,缩进黑脖子后面只探出半个小脑袋偷偷观察黄濑脸色。


而男神则将罪魁祸首之一往脖子后塞了塞,手拎一块好大的破布,面上的高冷和不耐烦瞬间转化成尴尬,“那啥……”男神不愧是男神,连尴尬都尴尬得理直气壮的,“做我的编辑怎么能穿质量这么差的裤子!”


凸——黄濑额角暴起一个十字,脸色白转红,红转青,青转黑,然后他干了一件这辈子连想不都敢想的事——给了男神一记大头锤!


“砰——”


俩人额头撞额头,脸贴脸,同时眼冒金星倒下去,落地一瞬,后脑勺又不约而同发出一声闷响。


早刺溜躲门缝的白兔在这一前一后的巨响中,蓦地抬起前爪捂住自己的脑袋瓜。


TBC



[青黄]一句顶一万句

吃盐不撒糖:

 @沾墨 57青黄快乐!你要的大学青黄,吵吵闹闹,在摩擦中成熟的梗,请签收~


标题借用刘震云老师的名篇《一句顶一万句》




-----------------


黄濑凉太第十五次想要和青峰大辉分手,起因是青峰大辉养的狗咬坏了他的鞋。


正在气头上的人通常没道理可讲,就算黄濑容貌俊美气质潇洒,习惯了软妹们众星拱月般的追捧,此时此刻他也只是个气昏头的普通人。


黄濑混忘了狗是他牵回来的,三联针是他带去打的,狗证也是他办的,他心血来潮养了三个月就腻味了,把狗甩手扔给了青峰。


青峰兢兢业业地帮男朋友养狗,养的这只金毛油光水滑人见人爱,和它那负心的金毛主人一样,牵出去就会被软妹们包围。这狗自打被太监后,对软妹们越发彬彬有礼,任揉任搓,有求必应,其亲和力丝毫不输黄濑开粉丝见面会时的模样。


都说物似主人型,宠物也同理。


青峰得意之处在于,他能把狗养的外表养的活似黄濑,内里长成他的翻版,就如同这狗是他与黄濑灵与肉结合修成的正果,他们的另一种延续。


他和黄濑的狗儿子。


青峰敢拍着胸脯讲,他的狗儿子,一点不比黑子和火神养的二号差。


而这只形似黄濑,魂如青峰的1岁半金毛寻回犬,的确破坏力非常强大,不但喜爱在厕所和卷筒纸过不去,还有个尤其令黄濑咬牙切齿的爱好,专爱找他收集的限量品磨牙。


黄濑损失了拖鞋,钥匙扣,棒球帽,直到这双鞋面有球星签名的限量篮球鞋惨遭狗嘴肆虐,黄濑忍无可忍,和青峰痛痛快快吵了一架后,摔门走了。


走得急,围巾也没戴上,等出了公寓楼西北风卷着树叶刮了他一脸寒气,他用力打了三个喷嚏,鼻子一酸,心里这才冒出一洼委屈来。


黄濑吸吸鼻子,把外套领口收收紧,继续大踏步往外头走。


 


青峰呆站在客厅,半晌没回神。


他还处于事情大条了,这下坏事了的后怕中,目光停在门口那双糟烂的球鞋上收不回来。


没心没肺的狗儿子不明白家里两个两脚兽在搞什么鬼,依旧习惯成自然地凑上来磨蹭青峰的小腿肚子,讨好自己的黑皮爹。


家里暖气打的足,青峰穿的是中裤,感觉腿上蹭来个毛茸茸的活物,方才回过神。低头一看,狗儿子钻在他两脚中间哈哧哈哧地喘着,尾巴晃得起劲,大约感受到了黑皮爹的注视,也颇灵性地一抬头,对着青峰咧嘴一笑。


真不愧是闻名遐迩的会微笑的犬种。


青峰差点被迷惑了,继而想起这熊崽子干的好事,脸一板,立马赏了一记头槌。


金毛给磕得趴在地板上,依旧抬着头,万份委屈地呜呜交换,跟哭似得。奇的是,一对桃仁般的眼睛里还真闪出了泪光。


青峰噎了一口气。


你他妈的也成精了吧!他叹口气,蹲下去佯装坐在金毛背上,两拳头夹着狗脑袋,装模作样教训了两下。


“呜呜。”


“唉。”青峰松了手,从狗身上跨下来,往旁边一栽躺个仰倒。他摸摸狗头,狗也识相地一动不动任他来摸。


摸爽了,青峰气散了些,觉得也不能和一只狗置气,要怪就怪他没留神看住。他手顺着金毛的头,一路溜到屁股那儿,抓了狗尾巴捏着,唉声叹气起来。“我就一会没看住你,你就把你妈最喜欢的鞋给啃了。你怎么那么能耐呢!现在你妈气走了怎么办?你这是要当你爹和你妈离婚啊小兔崽子。”


青峰颇得指鹿为马的精髓,把狗崽子说成兔崽子,还把黄濑给变了性。若是黄濑还在,估计又是一顿掐。


掐到底谁才是那个能当爸的。


一想到黄濑,青峰心里又着了急,也没心思继续躺地毯上了。他一个鹞子翻身起身,摸出手机开始给黄濑电话。


悠扬的铃声在客厅角落想起,青峰一拍脑门,黄濑气的忘拿了手机啊!


这往哪儿去找,青峰傻了眼。


要说狗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临到关键,还是狗儿子靠得住。这金毛一溜小跑走到门口,叼起黄濑落下的围巾,跑回青峰脚边,顶着脑袋蹭他。


青峰乐了,蹲下接过黄濑的围巾,大力揉揉金毛的脑袋,笑着说:“你小子行啊,走,将功折罪,去把你妈找回来!”


 


黄濑在西北风的肆虐下冻成狗。


没带手机,没带钱,冷风直往脖子里窜,他感觉自己快被冷缩成一只干虾。


每次和小青峰吵架,就没好事!黄濑还委屈着,脑子里只能片段播放他和青峰的吵架史年鉴。鸡毛蒜皮,狗屁倒灶,什么都能拿来吵一吵。


“距离还真是产生美。”黄濑咕哝了一句,想起他和青峰高中那会儿,一个在东京一个在神奈川,谈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的恋爱时,他看青峰怎一个顺眼了得。


小青峰的篮球好帅,好想打赢他,吃汉堡的样子也好帅,一口就能咬掉半个,连捞金鱼都很拿手,太帅气了!


等一起考入东京体大,住到一起才发现,都是狗屁!


这家伙除了打篮球和吃汉堡,家事能力告负,还懒得要命,家里再脏再乱他也能安心住着,一点不嫌弃。


青峰忍得,黄濑忍不得,心字头上一把刀,他一忍就心脏疼。


但奇妙地,每次吵完也就吵完了,该怎样还是怎样,甜的时候比蜜糖都腻,烦的时候恨不得互殴一顿解气。气得狠了,才在心里叫嚣着要分手。


黄濑这点上自认还是怂,他不敢把分手拿来当要挟青峰的筹码,他怕说多了,就真狼来了。


所以他除了摔门出走这招,还真拿青峰没辙。


“臭小青峰!为什么会喜欢你,又没有小黑子善解人意,也不像小火神会做饭!”黄濑搓搓鼻子。


为什么喜欢青峰呀,还有问吗,喜欢青峰还需要理由吗。


黄濑蹲下抱头,只怪自己没出息。


 


青峰牵着他的金毛儿子,让它先闻过黄濑的围巾,然后拍拍狗屁股,说道:“儿子咱们出发了,好好找,找不回来就罚你饿三天。”


金毛汪了一声,宣誓谨遵爹爹教导。


九点多的夜里,小道上走着三三两两结伴回家的人,不乏有穿短裙靴子的萌妹子,看青峰牵着狗出来溜,要围上来摸摸金毛的。


这只狗在这片住宅区挺有名,典型的漂亮好脾气。只是今天有些不对劲,这狗不但对她们不理不睬,被骚扰烦了,还用屁股顶着妹子的腿,不让她们靠近。


女孩子脸皮薄,仿佛才意识到没经过主人允许就摸人家的狗是不礼貌的,脸红着给青峰道了歉,匆匆走了。


青峰惊呆了,他现在真怀疑他家金毛是修炼成精的,关键时刻能抵御美色,真是一条好狗啊!


“儿子乖,快点找到你妈,明天给你煮牛骨吃。”


“汪汪汪!!”


想到要犒劳儿子,青峰忽然开了窍。找到黄濑不算事儿,就算一时找不到黄濑,他也会回来的,可如何让黄濑消气确实犯愁。


那双球鞋是黄濑去美国出差拍摄的间隙,到首发的签售会上买回来的,为此他很是珍惜,平时只拿出来看看,从来不舍得上脚。


可现在让他到哪儿去弄回一双一模一样的回来赔给黄濑呢。


款式一样的能买得到,关键是签名,再也搞不到了。


小金毛牵着出了半窍魂的青峰一路走,走到一家还没关门的体育用品店前,汪了一声。


青峰等着他的狗。


狗欢快地又汪了一声。


黄濑在里面?他往店里望去,没有半个客人。也许黄濑来过?对了,进去问问。


一番询问之下,店主说的确有个高个子的金发顾客来过,转了两圈又出去了,已经走了有十几分钟。


“看了这双鞋。”店主指给青峰看,“我以为他要买呢,还给他介绍了这款的功能性。不过他拿起来看了看又放回去了。”


青峰抓抓脑袋:“那我买了吧,要这个码的。包起来。”


“您不用试试看吗?”


“不用,不是我穿。”青峰掏出皮夹子,刷卡付账后,看店主小心地包着鞋,突然又问,“这里有签名笔吗?”


“有哦。”店长从柜台下取出一支,递给青峰。青峰拔下笔帽,拿起一只还没包好的鞋,在鞋面上刷刷签了自己的名字。


字有点丑……


青峰懊悔平时没好好练练英文字母。


在店主询问的眼神中,青峰不好意思地把鞋和笔一起还给店主,“嗯,包,包起来。”


他结果店主包装好的鞋,问了黄濑出门后往哪个方向去了,才牵着狗往外奔去。


 


黄濑坐在沙坑边的秋千上,晃荡来晃荡去,犹豫要不要回家算了。


外头太冷了,他快冻成冰棒了。


当脑子和身体一样冷静下来,他觉得没必要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大不了回家和青峰冷战几天,让他感受感受什么叫心冷如灰。


下定主意来一发狠的,黄濑拍拍屁股站起来,结果看到青峰牵着那条碍眼的狗往这里奔来。


手里还领着一袋东西。


来给我送衣服吗?


哼,那我也不会轻易原谅你。


黄濑依旧揣着张冷脸,但心情要好上了那么一点点。


“你来干嘛?”不等赶到眼前的青峰开口,黄濑先发制人。


“来找你啊。”


“我又不会丢了!”黄濑没好气。


“那倒是。”青峰深以为然,噎得黄濑脸又是一沉。


“别生气了,”见黄濑还是冷着脸,青峰也知道要把黄濑哄回去不容易。要是今天狗儿子啃了自己的球星签名限量版秋鞋,他非把小崽子痛揍一顿不可。打篮球的,谁不心疼球鞋啊,更别说自己还有收集球鞋的癖好,更懂黄濑生气的理由了。


“你说得轻松,我怎么就不能生气了!你知道我多不容易才弄到这双鞋!”黄濑好容易熄灭的心火又复燃了。而青峰没等他痛快地发泄完,突然把手里的袋子塞他怀里。


“我不冷!”黄濑把袋子塞回去。


“不是给你穿的。”青峰又塞回去。


“哈!?”不是塞给我衣服,那要给我什么!黄濑怒极,青峰这该死的混蛋不给我带衣服,还不让我发泄,给我什么狗屁玩意,看我不当面抹了你的面子!


黄濑撕开纸带,拿出里头的盒子,掀开盒盖,随便抓着里头的一只东西,撕开包装纸,然后傻了眼。


一双崭新的限量款球鞋,鞋面上歪歪扭扭签了AOMINE DAIKI。


“噗!”黄濑乐了。


“不准笑!”青峰火了,黄濑肯定是笑话他签名太丑。


果然黄濑说:“小青峰你会不会签名!”


“你懂什么!等我成了球星,这就是我第一只签名的球鞋,谁都买不着!有谁会嫌弃签名丑!”


“我啊,这世上唯一一个黄濑凉太,唯一一个拥有青峰大辉处女签名球鞋的人。”


“你例外。”


“为什么!”黄濑瞪他。


“你是家属,不能算球迷。”青峰摸摸鼻子。


黄濑脸上一热,不知道该怎么接梗,只好仰天叫道:“啊啊啊!小青峰太狡猾了!!”所以他每次怒极在心里想着要和青峰分手,又每次被青峰重新击破心房,青峰大辉总能在关键的时候,说出让他无法抗拒的情话。


就好像他总是能在球场上抓住最至关紧要的那一球。


“又输给小青峰了!”黄濑也不顾红了脸颊,瞪了眼青峰,只是眼中波光流转,不但没有杀伤力,还勾地青峰脑子也热了。


“有一样你不输给我。”青峰坦然承认,欺身而上,吻住了黄濑的嘴唇。


两人双唇甫一相贴,蹲在他俩身边的金毛直着脖子叫出一长串狼嚎。


“呜呜呜——————”


青峰和黄濑只好分开交缠的唇齿,一起转过头,朝自家的狗嘘了一声。


“呜,呜……”金毛郁闷地趴在地上,脑袋搁在爪子上,抬起眼皮看眼前吻得难解难分的两个主人。


一吻完毕,黄濑觉得自己整个都暖和开了,冰凉的鼻尖往青峰脸颊上蹭蹭,笑了。


青峰把手里的围巾套在黄濑脖子上,然后牵起他的手,说:“走,回家。”


安静的小道上,黑发的男孩牵着金发男孩的手,金发男孩牵着一条金黄色的大狗,缓缓往街道深处走去。


夜色凝练似水。




END